浅言。

中国的新闻大军里面,多少人是一进来不到1年就会放弃自己的梦想,很难说。只是现实中,的确都是在吹嘘贵报有多好,有多少人关注,票数都是刷出来的,销量都是编出来的,而且还要让刚刚开始接触这个行业的人来慢慢编时,这种梦想就会随着一针针的编织,一块块地碎掉。

“这哪是做新闻啊。”

我记得我曾经一度很不喜欢周末画报,因为在上海的时候,看到一期报道,一开始,以为是在做有关健康早餐的调查,却不想看到一半,发现是在给麦咖啡做广告。至于么?

不过现在想来,至少他们的广告还做得有水平。如果经常写软文一般的水货新闻,遇到的记者可能是觊觎红包和稿费而已,那么,哪里还有新闻可言。

有人说,如果不开心,回家吧。不过这里是大军的根据地,全国最风云的平面媒体都在这里,而我们,即使是被挑剩下的,也舍不得这块土。

觉得遇到的一些策划新闻,有一种逼人瞧不起此地的感觉。只是,或许我们在别人心中,也是过于纯洁和心高气傲。似乎有记者说,当年啊,也是抱着多少的新闻理想啊,当时啊,那个理想,总觉得特别的崇高伟大。而她的口气是,她可能已经摒弃了这种梦想,只是把写稿当成一般的工作。

其实,我也不一定是在追求新闻理想,只是希望至少保存一个做媒体的小梦想。
字面意义可能有问题?
也罢,你爱说我模糊就说我模糊吧。
每天遇到的东西,都会让人更多地反问和质疑。实习的时候,我写的稿子不会乱编对话和内容,不管是在报纸的实习还是在杂志的实习,是一就是一,是二就是二。但有人似乎告诉我,来这里不到半年,已经不自然地会编纂细节在新闻里。

贵报终于开始在毁人了。真是恭喜。

不吐槽了。胡七八糟说一通其实也就是因为跳槽无门有点郁闷。
不过,可能另外的地方有另外的问题。
只是,我真的很怕这里把我仅存的希冀都毁掉,那时候,可能就真的该回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