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owsing Archive: December, 2012

a mail

Posted by Sophie WEI on Friday, December 28, 2012,
徐老师,
见信安。
我是魏蔚,如果老师还记得我……(应该是记得吧)在没有长期固定联系的情况下突然写邮件有一份冒昧的意味,但我总是把关系设定为“不常联系但还是记得的”的这个层面,所以有点自我感觉良好地开始写起了这封邮件/信件。
其 实写邮件的契机是今晚和朋友聊天,才又在浑浑噩噩工作了1年以后,在年末最后两天回想起大学读书时候的那份单纯执着—...
Continue reading ...
 

大碗面

Posted by Sophie WEI on Monday, December 10, 2012,
等到***了,我就请你吃这个大碗面。
很贵的噢。
啊真的么?
不过这个是两人份。
是么?
是啊,你看旁边两个人吃的。
嗯。好吧。
那就等到###就请我吃吧!
不行,我可是一个悲观主义者!
诶呀~你不还欠我一顿麻辣火锅么。
噢,对哦!


真希望大碗面是一个其他的什么东西。
或者代表什么其他的东西。
也或者它就是代表着什么的东西也不一定。

Continue reading ...
 

你总在预估一些事情,然后把自己搞得太沉重

Posted by Sophie WEI on Saturday, December 8, 2012,
在东野圭吾的《毕业》里,死去的祥子在日记里写自己因为什么事情烦躁,却又在自己的日记本里从不点破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事情。
“写日记的时候,预设的是别人会看你的日记,因此防护心反而相当的重。”
很是认同。
因此我很多奇怪的博客被我有意无意的遗忘掉,某个站点在洋洋洒洒写完一篇以后就将它扔掉。当然,之前还会花上3小时p一个很美的栏头,让它被雪藏也能...
Continue reading ...
 
 

About Me


我怕我没毅力写下去。因为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没水平。

Categories

The Blower's Daughter.mp3

Make a Free Website with Yola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