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

August 1, 2012
不至于有感而发了啦。。
今天(在爸爸的默默提醒下,觉得应该是昨天更恰当)为了去台湾自由行填表,他好像又搞混了两种复制文件的方法,anyway,他有点喝醉了吧。。。然后我就一直在q上和他聊
我干脆怕他喝醉了,把字体变得好大好大。然后启动远程协助,我看着他一步步把文件复制到u盘里【其实就是喝醉了】。
沟通了很久。每次我提到,填表,的时候,他就一惊一乍的,表示现在打字不方便打繁体字。我整个人就崩溃了,以至于不得不和他重复好几次,关于第二天填表发传真的事宜。
最后,我很希望他能早点去睡觉了,便嘱咐着“爸爸,你今晚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关于**××**这些事情,就留到明天再说。”爸爸突然冷不防地来一句“已经是今天了。”
额,您老人家不是喝醉了么。。
然后又交代了几句。我高度赞扬爸爸:真聪明!yeah!喝醉了也能完成任务!
爸爸就吐槽:我没喝醉。

继而,我告诉爹地,您可以去睡觉了。您的任务完成了。并再次啰嗦了一遍第二天的事情。却不想爸爸火速写了一个 啰嗦。 然后就下线。
留下我在电脑面前又好气又好笑。

刚才辉仔来找我说今天的事。本以为,他想和我讨论羽毛球女双被退赛的事情。但,他提到的是我爸爸的事情。结论便是:
果然还是要你爸爸才能治得了你。

嗯。还有我妈呢。
 

心心念念

July 30, 2012
虽然我很不想承认,但是我发觉和我能走得近的女生、关系变好的女生,多半有着类似的境况。比如都很矛盾,都没谈过恋爱,也都不知道怎么去争取一份恋爱。
其实我倒不是想写这事儿。

周日去了一趟深圳。我很喜欢这种工作的便利。的确很便利,虽然这采访不能出什么大稿子,但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便抱着学习的态度。或许,是因为自己的确太没有内容了吧?空长...
Continue reading...
 

思念一种逃离

June 13, 2011
睡了不到3小时后,强撑着在凌晨四点起床,搞完了各种喝药擦药的繁琐事务,拖着我柠檬黄的小提箱,从龙口西路的6楼出发。
其实每次在一种比较奇怪的时间出发离开一个城市时,心情都会有些异样。总有一种很强烈的使命在身之感。实际上,什么都没有,只是一种短暂的别离。
在邮箱里投入了一张送往北京的明信片以后,我也招手上车,踏上前往成都的路。
我无法预见,...
Continue reading...
 

算是一个记录吧

April 24, 2011
磨蹭了一下午+一晚上,终于在24日23:51开始下定决心开始写东西了。
但愿总不会晚。
先写ps和cv,然后下定决心某个方向,开始用3-4天打磨一下自己的研究计划。
我在自己的墙上贴满了卡片,写的全部是需要的材料。一行,一行,再一行。似乎有点多了。
不过,这也是一种成长。在这个近期似乎有点过于消极和负面的时期,努力为自己突破,绝不是坏事。
我正在微笑着突破自...
Continue reading...
 

所谓的梦想破灭

December 24, 2010
浅言。

中国的新闻大军里面,多少人是一进来不到1年就会放弃自己的梦想,很难说。只是现实中,的确都是在吹嘘贵报有多好,有多少人关注,票数都是刷出来的,销量都是编出来的,而且还要让刚刚开始接触这个行业的人来慢慢编时,这种梦想就会随着一针针的编织,一块块地碎掉。

“这哪是做新闻啊。”

我记得我曾经一度很不喜欢周末画报,因为在上海的时候,看到一...
Continue reading...
 

GuangZhou Para Games

December 17, 2010
想了一下,还是发博客吧。
刚才聊天,才发现18号是周六了。这一周过得完全晕头转向,每天就是8点不到起来,做大巴,去mpc,然后去场馆,再而写稿,在夜幕降临以后,打道回府。
伴着番禺的阵阵大风。
Niels让我总结一下今天一天。那我就简单说一下。
今天(17)是跑亚残运会的第五天,跑举重的第四天。跑到这个时候,已经开始跑疲了,很简单,其实每个人的故事都差不...
Continue reading...
 

印迹

November 20, 2010
在纠结到底是印记还是印迹。不过,由于本来就说不清楚,就凭直觉贴了一个。

和瓜最近聊感情聊很多。说很多,其实也很少,只是偶尔想起来的时候,才会提到。只是在刚才那5秒钟反应过来,其实这个人在我生活乃至生命中的印迹都太多。比如我不再听孙燕姿,比如我还没看的哈利波特567。以至于让我每次在看到哈利波特的上映时,总免不了又心里一震。

毕业的时候,把...
Continue reading...
 

毕竟有回忆

November 16, 2010
“我最近觉得自己变老了,因为我总是在回忆以前的事情。”

这是一部电影里的台词,只是在看《绿山墙的安妮》(Anne of Green Gables)时,总会忍不住想起自己的童年,然后回想到这句台词。

安妮是一个孤儿,但是又从不对生活抱怨,并总是对生活充满无尽的想象和希望。安妮生于3月份,我想,她是一个可爱的双鱼座。她会为一片发呆的湖发呆,她会为一条两边排满茂密树...
Continue reading...
 

他真讨厌

October 29, 2010
这是今晚就想好的题目,所以在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,都不太愿意改变这个题目。
每次和猫儿吃饭,总会谈到他,或许他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显得太特别了吧,以至于,特别得让人不愿意忘掉。每次和猫儿说过他以后,我做梦总会梦到他。有时都会觉得好笑,为什么他会那么重要?
一日,小蚊说,我曾经很喜欢一个男生,他抽烟很漂亮,导致我很想学抽烟。这就是“为了自...
Continue reading...
 

叫我如何不想它

October 27, 2010
也罢。
突然发现那种不管是窝在宿舍还是窝在图书馆的日子,都是一去不复返的。胶着着现在的各种焦虑,突然让我有点眼酸。
最近总在想自己是不是太闲了的问题。总是无法好好看书或者做一点东西,哪怕是画一张布都是不太想动的。有时候,总是把当下和去年今时相比,于是发现当初的绝望和动力,同现在的失望和无力,一比,很有趣。一说到想要做的,一大堆话,一...
Continue reading...
 

About Me


我怕我没毅力写下去。因为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没水平。

Categories

The Blower's Daughter.mp3

Make a Free Website with Yola.